李画眠

我乃天宫一小仙,下界寻了你千百年。



这里阿命,今天依旧想修仙

丹法.《Hit and Run》

凌云壮志:

《Hit and Run》


BGM:《Hit and Run》-Lolo


*微双行法(诺X棠)以及太姜


01


美国纽约。晚七点。


别墅金碧堂皇,窗帘边用金线打上蕾丝,大理石砖块光可鉴人,仆从端着盘子挺胸抬头地穿过大厅,五颜六色的酒水被反复倾倒,到处都是低声交谈的声音,冰桶里的冰咔啦作响。盛装打扮的富家小姐微笑着递上自己的邀请函——指尖抹上金粉,樱色唇膏闪闪发亮,妆容无懈可击——“啊您今晚可真是光彩动人。”管家搓着手迎上来,女子身着毛领裘衣,浅灰的绒毛蹭过精致面颊,“您过奖了。”恰到好处的微笑。


“老爷很想念您呢。”“是我不好,安伯来这里这么多天,工作上的事却总是抽不开身啊。”“理解的理解的,毕竟彩小姐的工作可是……”两人旁若无人地低声讲着中文绕开警卫,喷泉池里的小天使正举着喇叭喷水,彩忽然意识到什么,若无其事地偏过面颊甩出一个眼刀,紧接着扭着腰进了宴会厅。


“啧,麻烦。”四百米远处的大厦顶层,诺甩甩手移开狙击枪的准星。屋里只开了一盏灯,笔记本屏幕上的图样将面前的建筑大卸八块,两个红点,其中一个正在移动。墙皮外裸露的电线连着摇摇欲坠的灯泡一晃一晃,连带着地上的影子也跟着一晃一晃。灯下某个矮子正抱着泡面桶大快朵颐,诺看了很悲伤,揉揉自己的肚子。


“大叔,你下的面比小姜下得难吃太多了……”欧阳鸣咬着面条含糊道,诺狠狠瞪他,“叫哥!不爱吃就别吃,你哥我还没吃呢!”


“给钱办事说那么多干什么?”小少年瞪他,诺翻了个白眼决定不跟小孩子计较,“喂,红蛋,彩进去了。”


“嗯我知道了……你们就不能小声一点。”大护法困的头晕眼花恨不得一头栽进泡面碗里,呼哧呼哧往嘴里塞着泡面,诡异的红袍子一裹更像个团子,身后对讲机的指示灯一闪一闪。


“不是说老年人不需要很多睡眠吗?”欧阳鸣不满地嘟囔着,“明明‘太子’被绑去也是你失职啊,就不能积极一点吗?”


“你沿着地中海海岸线连续游三个小时而且只睡了两个小时试试?”大护法哈欠连天,“别说了,今晚就把这白痴搞出来。”


“所以是谁那么有能耐能从你手里钓人啊?”诺托着腮帮子问。


“啊?是个混蛋让我分神了……”大护法无精打采地耷拉着眼皮,把面汤喝掉,碗往桌子上一磕,拍拍脸清醒过来,抄上对讲机从椅子上跳下。


“是那个请来彩的‘混蛋’?你说他欠你人情。”诺饶有兴趣。


“你一个雇佣兵问那么多干什么。”欧阳鸣警惕地盯盯他。


“傻娃子,你诺哥跟你红蛋哥合作时间比你活的年岁都长,你觉着我能干啥?”诺冷道,“这么来看倒是你这个隐藏身份那么久的小子更可疑啊,怎么不把你踢出去呢?”


欧阳鸣无言以对,皱着眉头扒拉着碗里的面。


“……很久以前的事了。”大护法蹭去电脑前敲敲打打,略施小计黑进监控系统,整栋别墅的每一个拐角都在视线范围内,他随手开了罐可乐,刚灌了一口就被呛到。


“咳咳咳……汇报目标方位,记录出入车辆,盯住那个保安。”大护法抄起手旁的通讯器,视线滞留在屏幕上一个只能看到半面的保安身上,“……注意观察那个人的另一只眼,是不是义眼。”


“突发情况?”诺趴回狙击枪前,“还是……‘suprise’?”


“一个混蛋。”


“哟吼!”


 


02


大护法是贴身保镖,那个混蛋也是贴身保镖。说来事情发展得蹊跷,也姑且算是段不愿回首的黑历史,几小时前大护法孤身一人畅游地中海时,还曾经想起过这段经历。


彩是个漂亮女人,漂亮得所有男人都对她趋之若鹜,原本彩同他一起出现的时候,大护法也不过认为他是彩的情人之一,那时他在外执行任务,太子缩在总部里被禁足,他被逼无奈扯了红斗篷穿着小马甲缩在港口货物堆上抽烟,天晴,阳光经海水的反射很烤人,大护法出了一身汗,刚想着把脑门子前的碎发剪一剪,就看见西装革履的混蛋玩意儿由漂亮小姐挽着胳膊往船上走。


奕卫帮最大的本事就在于人才多。有特殊能力的人才多。简单来讲就是个怪物的聚集地,大护法这种不老不死的也是见多识广,一看罗丹的走姿就知道他身上藏了枪。预测会来截货物的就是这家伙?大护法还不想妄下定论,罗丹突然往这儿看了一眼,猩红一对儿眼眸,右眼有点失真。杀意?


大护法顿时炸了全身的寒毛,甭管这是谁,这家伙来者不善!漂亮姑娘细声细气地埋怨他你动作怎么这么慢呀,他抿着唇伸手给彩整理领子,大护法惊出一身冷汗。被盯上了。大护法阅人无数,病态的神经质的多得很。有的人离开杀戮就不能活。但这个不一样,他从未自一个人眼眸中解读出那样的……深深的……


悲恸与兽性。


像一只伪装成犬的狼,试图学着旁人挥动自己的尾巴,装作若无其事,却睁着那样的眼睛。寻求同类,却也渴望撕裂同类的喉咙。厌烦在任何一个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又要命地畏惧孤独。


为什么我会这么清楚?大护法一惊,烟头落在地上,被罗丹的手工制皮鞋碾过。他泰然自若地与美女一同登上甲板,大护法吸了一口气。该死的,那究竟是……他皱着眉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共鸣?什么鬼玩意儿?


 


事实上彩的来头的确挺大的。当地最有名的军火商,谁也不知道假身份后是一位状似娇俏的绝世美女。但他们当然不是去截货的,真正截货的家伙伪装成水手,还没闯进仓库就被大护法一枪爆头。哦,不是枪。大护法有种古怪能力,他靠乌钢杖就能攻击,所以那些走民航的不大不小的任务都乐意找他,伪装个腿脚不便,那他的武器不过是根沉甸甸的金属杖,谁也不知道是怎样强大的攻击力。


干净利落地将乌钢杖收拾进斗篷里,打算去找船长来收拾一下满地血腥,大护法突然感受到某种注视。完全是出于本能,一击轰过去,打掉一颗子弹。一只狰狞一只无神,诡异的眼色。他像嗅到血腥味儿的大白鲨,肾上腺素飙升,加了消音器的双枪用起来不那么利落,干脆被他抛到身后改用短刀,大护法眼神诡异——这家伙他妈是疯了吗?!这是在船上!没留意胳臂被划了两下,于是他也认真起来,掏出折叠刀跟人对扛。刀法准、狠,跟自己好像——!大护法一个旋身踏着甲板跑到上层,罗丹穷追不舍,几次三番地躲避,大护法不耐烦了——“你这家伙给我安静一点吧!”随即用乌钢杖狠狠砸了对方的脑袋。


当时大护法只是觉着,这个人危险,但是来历不明,不能随便杀。的确不能随便杀,只是谁料后患无穷。罗丹额头上破了口,殷红的一串血流下来,粘在睫毛上少许,他面容平静,放下了刀。大护法气喘吁吁,见这个疯子安生了,脚下运气跑去船长室,扯着船长的领子就是一阵质问。


“……贴身保镖吗?”大护法看着系统里毫无瑕疵的资料,“啧,麻烦死了。”


 


那之后大护法就时常有一种被盯住的感觉。有几次他在任务中遇到罗丹,往往要跟人打上一阵,大护法的能力特殊,自然是不能在公共场合用的,但是罗丹的枪可以。有一次罗丹在电梯里掏出枪指着他,正对监控摄像,大护法恨得牙痒痒,却也不敢出手。罗丹就发出得逞的笑,转手一枪崩了监控,突然凑近他。


“奕卫?”他的声线很冷,大护法退无可退,只是狠狠盯着他。


“你很有趣。”罗丹用有些僵硬的中文说道,“你非常有趣。”


电梯到了楼层,大护法撞开罗丹就跑,也不怕他开枪。


神经病!


 


太子被捉,也是自个儿作偷溜去了地下酒吧,那儿的眼线太多了,大护法跟得很头疼,甚至把标志性的红斗篷换了,换成一身服务生式的衣裳,乌钢杖也不敢拿,在兜里塞了几根钢棒,凑合着用。


好巧不巧撞上了正陪彩喝酒的罗丹。


被那种眼神盯着,换谁都会心烦意乱,更何况是对敌意如此敏感的大护法,他如坐针毡,突然酒吧里打起来——彩缩在沙发里似笑非笑,身旁几个人已经拽出了酒吧的老板。“我说,不能看我一弱女子,就欺负人呀,是不是?”彩托着下巴俯下身微笑,酒吧老板哆哆嗦嗦临近崩溃,彩眨眨眼,“给大哥你个面子,都是这么久的交情了,那些漏出去的情报……”


“我来处理!我来处理!”老板点头如捣蒜。太子在桌子另一端,在枪的射程内,大护法给他个眼神示意他偷偷躲到沙发后,没想到刚挪动几下罗丹就突然掏出枪来——我靠你个神经病!大护法当即跳起摸着钢棒就是一发能量,质量就是不太行,五发之后就烫到握不住,大护法狠狠咬牙将罗丹往外边引——那边的保镖只是护住彩并没有插手,而彩似乎看出些什么,一副看戏模样,太子躲到了沙发后——于是大护法放开拳脚与罗丹一斗,这人很强,很罕见地能跟自己打上这么多个回合——一时昏天黑地,酒吧毁了一大半,大护法觉着,这不是个办法啊赶紧拉着太子跑路吧——一看沙发后的太子没了。


当即他就骂了一声娘,整个人气质就变了,彩似乎觉得场面不太妙,挥手叫停。


“太子要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他直勾勾地盯着罗丹的双眼,“我不是不杀女人。”


一整圈的保镖闻言就把枪口都往他的方向对,大护法无动于衷,他安安静静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血,眼神狠得像个疯子。


罗丹当即被震慑了下。他说:“……我帮你找。”


大护法没有回话,转身就走。


 


03


大护法喝着可乐,心里想着这次人物的人员安排很不靠谱。诺隶属于某叫“花生”的诡异佣兵组织,跟大护法是老交情,有时候嘴贫厚脸皮但实力过硬,还算靠谱。欧阳鸣是太子捡回来的,一开始就以为是个离家出走的小屁孩也没在意,找出绑架太子那伙势力后他竟然自我坦白是欧阳家的小少爷,估计太子会被绑的原因也跟他有关,让这么个心机吓人的小孩儿在身边打下手,大护法还是有些发慌的。


且不说这个,原本这个位置是小姜的,太子去国外结交的好友,虽然说话总是细声细气的,但也是胆大心细,被派去勘察现场不觉着屈才?虽然大护法也知道是小姜担心太子。


计划也是简单粗暴,彩光明正大地进去确定太子的大概位置,小姜构建模型与战力预测,紧接着大护法闪亮登场干掉炮灰把太子拎回来。听着没太大问题,实践起来难度可大!而这个本来应该贴身保护彩的家伙竟然冒充起了保安?!你想干什么?!


但是再怎么不靠谱,也得硬着头皮上,就太子这种战五渣,没了价值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蠢死蠢死蠢死了你!


罐子一丢,完美落入五米外的垃圾桶,暴力拆开巧克力开嚼,他不让欧阳鸣动电脑,小少年不开心,一个劲儿地嫌他吃得多长得胖,圆脸的老人家赏他脑袋一下,撤了红斗篷,一身简练夜行衣轻装上阵,欧阳鸣磕巴磕巴眼,看到衣服勒出来的肌肉块,突然不敢吭声了。


虽然小孩儿心机多很烦人,但识时务这点还是可以的。大护法想着戴上蓝牙顺着楼梯扶手滑下去,动作干净利落。


 


“嗳这就走了啊?这么草率?”欧阳鸣震惊。


“小孩儿可别眼高手低,人家有数。”


“说来大叔你跟我家疯老头养的狗有什么关系啊?”欧阳鸣心情郁闷,挑起话题,下一秒就被一包肉干命中脑门。疼出眼泪。


“嘴放干净点啊,别随便不把人当人。”诺趴地上动也不动一下。


“……你真看上人家了啊?”欧阳鸣愤愤捂着脑门儿,“还是说你是单纯想上人……嗳疼疼疼!”又一包肉干,诺冷道,“这是我最后一点干粮了,你再乱说过去的就是子弹了。”


欧阳鸣闭嘴了。


欧阳鸣感觉自己很委屈。


“你懂屁啊,你那个老不死的爷爷就会折腾人,好好的人给养成那样儿,我这次之所以只收一半的钱,就是冲这个。”


“……原来大叔这么有心机吗。”欧阳鸣恍然大悟,“只要对那样的人略施小恩小惠让他感受到一点所谓人性的温暖他就会死心塌地……”


“咔哒。”开保险的声音。


欧阳鸣又闭嘴了。


 


欧阳鸣觉得像太子这样听完自己的话还天真地认为是幻觉的人不多了。


欧阳鸣想念太子了。


 


04


“喂,你们都叫红蛋哥哥大护法吗?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太子是‘太子’吧。”


“那他的真名是什么啊?”


“不知道。”


 


大护法在通风管道里忍住想打喷嚏的冲动,心想该不是那个独眼鬼又在念叨自己?他从后厨偷偷潜入,目标在地下,除了电梯就只有这一条路。


哎哟我的傻太子,你最好平平安安的。


 


“我饿了!”


某房间传来底气十足的吼声。


提着枪的保镖不耐烦地探头出来叮嘱门口小弟去找点吃的。


“我渴!”


找水。


“我不喝水我要喝王老吉!”


保镖爆了句粗口。


“我要告诉欧阳吉安你们虐待我!!”


保镖投降,让另一个小弟去找王老吉。


 


罗丹吊在通风管道里想,这个太子一定经常被绑票吧,很熟练啊。他不开枪,他等着前面那个有着非人能力的人先动手。他今天没有穿红袍,险些认不出人来,若不是标志性的两片腮红,罗丹还要以为是哪个学校的学生。


没了宽大的斗篷,看上去年龄更小,按资料来看,却是个老妖怪。


罗丹很清楚奕卫帮里都是群什么家伙,因为彩也算是一群奇葩中的一员。他早就听说奕卫帮的大护法,身手矫健天下无敌,传得太虚,他嗤之以鼻,在码头上见那一眼,这人分明没有穿标志性的红袍,罗丹还是一下子就想起是他。


一种直觉,一种共鸣,一种吸引力。


定定地看着,想着,对视。酣畅淋漓。罗丹情不自禁地被吸引,就如同扑火的飞蛾,他却是带着征服感与兽性与人对视,不是和风细雨,而是攻城略池。他有一瞬间觉得他们相似,下一个瞬间又觉得他们截然不同,是同一块磁铁的南北两极,永远触碰不到的距离。枪响,人影掠过。不对。罗丹猛然发觉——他们分明是不同磁铁的同极!辨认出同类,警惕地试探,最终同性相斥,正如一山不容二虎,偏要挣个你死我活——他单方面的。


人大护法根本没想着理他。罗丹有些愤懑,对自己。他觉得自己有这种想法,太没有出息。


但他就是控制不住地想着占有,想着标记。


彩知道后毫无形象地哈哈大笑——“你怎么谈个恋爱搞这么多说辞呢!”


罗丹懵了。


 


枪响——!


 


一群人悄无声息地浮现在墙根处,动作整齐划一又快到极致,罗丹觉得事情不妙了,当即跳下去帮大护法扛起跑不动的太子,三步两步冲上台阶。


 


“找个狙击手来替我!快!”诺从地上蹿起来。


 


05


欧阳吉安是个很怕死的老头子,商界赫赫有名,也算黑白通吃。他怕死,就训练了一群不容易死的人,做自己的刀子,做挡箭牌。这群人大多是孤儿或黑户,给口饭就跟着走,缺乏参与感社会感,像群稻草人。


他绑太子无非是为了跟奕卫帮谈条件,估计是涉及偷渡,如果太子被救回去,那就是人也得罪了目的也没达到。欧阳老头怎么可能善罢甘休。那现在把底牌亮出来,倒也不是心急。


“你怎么在这儿?!”大护法衣襟翻飞,时不时用乌钢杖挡过冲着太子的子弹,“彩让你来的?!……算了。最后面那个黄衣服的你别打,有人要他。”


罗丹面不改色,枪身转了角度。


“往大堂跑。”这是欧阳老头的地盘儿,客人出了事他担责,根本无需动手,就会乖乖让路。


罗丹听明白他言下之意,忽然觉得有点惊喜。


有勇有谋?堂堂正正。干净又纯粹,是淬过火的眼眸。我的确喜欢。


我的确喜欢啊。


 


诺上去就给了欧阳吉安一拳。


“哇大哥你真的毫无尊老爱幼之心啊。”欧阳鸣坐在单向玻璃的另一边晃着腿挖冰淇淋吃,吊着一只胳膊的徐太子坐在他对面,不幸受伤的是右手,左手勺子都拿不稳的太子很不开心。小姜给他找来毛巾擦汗,又端来温水擦他脸上的血,最后还喂他吃冰淇淋。


欧阳鸣内心惆怅了。这真的是助手而不是你女朋友吗?原来你那么天真就是因为有这么棒的“女朋友”呵护你?是不是要换条大腿抱啊……


“小子,不管你在想什么,住脑。”


大护法觉得自己一身老骨头要散架了,往摇椅上一躺红斗篷一盖,成功变为退休老干部。彩端坐一旁优雅喝茶,罗丹手肘压着膝盖坐着擦自己手上的伤。


“诶?我什么也没想啊。”欧阳鸣无辜地眨眨眼,装小孩子。


“是谁给你的资格把人当狗啊?!你不懂得稀罕别人还没得稀罕吗?!”诺直接挽袖子正面干,身上青一块儿紫一块儿。刚刚跟棠打的。


“稀罕垃圾的也只是垃圾咯。”


“喂喂喂里面的冷静一下不要搞死了场面控制一下啊……”大护法有气无力道,语风一转,“打个半死不活就行了,记得把我的伤太子的伤还有那谁的伤都算上,看好你。”


诺闻言突然就不想打了。


 


“我说,红蛋哥哥,装完逼就跑真帅啊。”欧阳鸣试图搭讪。


“看自己爷爷被打还有功夫算计别人的小怪物别跟我说话。”


“别这样啊,老头子作恶多端,这也是让他赎罪积点阴德……”


“你再说一句就让你进去给那家伙泄愤。”


“……”


 


打完就跑?这不是常态么。罗丹一边往自己胳膊上缠绷带一边想。喔,倒是没想过也能有和平共处的时候。不过在人家家里出手打人,那就是没脑子了吧。


彩冲他挤眉弄眼,他猛一抬眼皮,披着红斗篷的护法已经跳到他面前。


“喂,一只眼的家伙,这次谢你帮忙,虽然是你应该做的。”


啊。罗丹想,我的肾上腺素和血压开始升了。这不应该啊,这怎么回事啊。


“然后——”大护法想了想。突然踹了罗丹一脚,一个闪身跑到十米开外。


“这是你第一次欠我的。”


罗丹的伤口开始渗血。嗳,不对啊。刚刚明明止住血了的。罗丹看看大护法,突然一脑袋栽倒在地上。


说来我第一次打架怎么他了来着?罗丹趴在地上想。血从腹部的伤口渗出来,他听到大护法的声音。温热的、满是人味儿的手指按上自己冰凉的皮肤。这么热。


我好像打中了他的屁股。罗丹迷迷糊糊想,对,我不想杀他,所以我打中了他的屁股。


打完紧接着就跑,他果真是没时间打回来的。


 


对,打完就跑,我赚到了。罗丹睡过去。


 


Fin.


 @liulie被七个傻子喊鹅   爸,6559字,四不四舍五入您自己觉着吧,小的先睡了肝儿疼………………【吐魂儿】


我,我其实超级喜欢写人嘴炮互怼for example小鸣和护法那段…………


诺棠的故事走这儿→《授粉》  啥你问我诺怎么不流氓了?棠都不在呢他怎么流氓??


 @百倍奉还。  那 那个…………只有一点点完全不对的诺棠………………希望爸爸您不介意………………


咳。




啊写得好烂啊…………吐血………………其实感觉,我流丹法,有大量的偏执掌控欲与独占欲,是一段杀戮与驾驭,这与我的感情观是完全不符的,所以我经常会感觉我不是在写他们谈恋爱(什么你写过他们谈恋爱吗)也写不出他们真的谈恋爱……就经常是一些单箭头意向流xx很对不起读者的…………【土下座】


就,真是最后一篇丹法了应该,大家uofo吧……【继续土下座】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 ( 93 )
  1. 李画眠凌云壮志 转载了此文字

© 李画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