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画眠

我乃天宫一小仙,下界寻了你千百年。



这里阿命,今天依旧想修仙

从一到三 [双行法者

凌云壮志:

这几天头昏脑涨嗓子疼都是靠这篇奶活的


实在——太尼玛带感太尼玛好吃了!!!!!爱死叁那个小性格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你们看看这位爹爹简直是神  画画好写文好  下跪
太好吃了!!!


4🐰🐰:



壹是个行法者,火器使的好。




队里其他行法者佩服他,私下里说他枪法好,动作利落,效率也高。




镇上的居民怕他。怕他的火器,怕他的那双假的死鱼眼睛。




其实壹也蛮无奈的,这对眼睛也不是自己想要的,亦或者说这张脸他都不想要。




有天对邻往外泼水,他经过不凑巧正好给泼了一脑袋,那双假眼粘在脸上,怎么看怎么怪异。后来吉安大神仙嫌他怪模怪样的,叫他去换双眼睛看的自在点儿,更不凑巧的是,行法二队在抓人,画眼睛的师傅的摊子就是被那个逃犯给踹了。壹凑巧站在旁边目睹了全程,师傅被撞倒摊子被一呼拉掀翻墨给泼了一地,些许还给溅到他脸上。壹心想,这很糟糕。整个脸怕是都要换了。 




逃犯匆匆的从摊子里翻出来,想要趁行法二队没追上来的这个时间差跑掉。壹看着这个惊慌失措的逃犯,不动声色站到他面前去。逃犯就这样和他对上面,脚步没停差点撞进他怀里。只是看见他腰上挎着的火器才生生刹住。壹那双被水淋过现在还被墨污了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求求你..........别杀...”逃犯开口了,他试图说服他放他一命。




砰。




逃犯倒下去,壹面无表情的放下火器。




行法二队追了上来,你看我我看你犹犹豫豫的上前将尸体拖走。壹神色不变,事实上也变不了多少。他站到画眼睛的师傅面前朝他伸出手。




最后他拿到了现在这副,人见人怕的死鱼眼和下撇的嘴角,一副被欠钱的模样。




说实在的,壹最近有点苦恼。




一是这副他自己都不情愿的脸,这个还不算要紧的,丑就丑别人吧只要不去河边看见这张脸的机会就没那么多。




二是他在意上了一个人。




这才是件大事,他一向对这些情情爱爱谈不上好感也并不感兴趣。他自己深刻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不是贪图他的财就是想和他切磋切磋火器。




这个人叫叁,是一队的。平时唯一接触比较多的人,或者说,壹这个样子任谁都不会想要和他有多少接触,他们俩只是因为没人愿意和壹搭档所以才搭配在一起抓抓逃犯杀杀人。




不过不太巧的是,壹这个样子是叁害的,叁就是壹对门。叁想着自己就是泼盆水淋着壹了,没想到一回来壹就成了这副样子。这副,难以启齿难以言喻的样子。




看着很好笑,叁也确实狠狠的嘲笑了壹一通,壹就面无表情用死鱼眼瞪着他。




“很好笑吗。”壹声音低哑好听,只是他不经常开口说话,舌头有些绕不过来。




叁所谓的笑也只是面无表情的身体发抖手紧紧捂住嘴。“噗——好笑,不是,不好笑。”




他们俩私下里会开口说话,虽然吉安大神仙明面上说不准开口说话否则谁说杀谁,那些傻乎乎的居民就吓得不敢开口,但行法者们并没有当回事,尤其是叁。 




“哎,明儿去河边吗?”壹不走叁家门,走他家窗户跳进来,叁瞥见壹的身影,笑着问了句。“不去。”壹格外嫌弃这张脸,只是一直没找到时间去换。最近疫病传染快,许多行法者都染上了,换班巡逻的任务落在了壹头上,壹是很烦这些事的,不过他这双死鱼眼也表达不出来什么情绪,顶多私下里和叁抱怨抱怨。一队二队不懂零队的苦,叁耸耸肩膀,“那行呗,你不就是不想看自己这张脸吗。”壹没有否认,依旧是用死鱼眼直直盯着叁,叁忍不住笑看着壹的样子还是想要憋着别伤害他,壹越是这样看着他,他越是想笑。最后叁躺在地上摆摆手,肚子疼,笑不出来了。




——————沉默。




壹暗暗的想,他有什么好的,我怎么看上他了。




叁爬起来叉着腰背对着壹,壹看不到他的动作,只能虚虚的看见一点,叁撩起了袖子。




他的心突然扑通扑通跳起来。叁很快又放下了袖子,再转过来依旧是笑着的,他问壹。“.....巡逻是不是到点啦?你该去巡逻了。”语气竟有些催促,壹揣摩着刚才那一瞬间的怦然没有多想,瞪着眼睛学着叁的动作耸耸肩。“走了,结束来找你。”“好呀。”叁摇摇手。




壹在房屋间穿梭巡逻,手上拿着火器。饶是他想多和其他行法者搭档做任务不那么吃力,他这副模样就已经是拒人千里而不自知了。一队二队的行法者不如零队,任务不频繁,零队可真就是什么事都负责,壹在这方面是颇有怨言。其他行法者觉得他不好接触几乎是鲜少和他打交道,能躲则躲。佩服是一回事,可躲又是另一回事。后来只有叁迎面而上差不多和壹成为了绑定搭档。




壹走到镇子门口看见了小姜,小姜匆匆的跑进来,壹没有来得及和他打上个招呼就擦身而过。除了叁另一个不害怕他的就是小姜,小姜是个不一样的人。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个长相和他一样难以言喻的人,甚至是比他更难以言喻。他只是死鱼眼看起来像被欠了无数蚁猴子,而迎面而来的这个就并不是他这个档次的了。




要更加难以言喻,惨不忍睹。




壹面无表情麻木的看着,握了握拳。




突然很有了自信。




来人一身白衣,风尘仆仆。壹啧了一声拿不住主意是一枪崩了他还是让他进去,看样子那人似乎是追着小姜来的。他想了想还是抬起了火器指着他。这人喘嘘嘘的追过来,弓着腰使劲喘了一口才直起身子,一抬头发现自己被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的东西指着脑袋,登时大叫。




“————哎呦我去!你你你什么东西!”




壹不理他,那双死鱼眼瞪着这个白衣人。白衣人没有得到回答咂吧了下嘴,小心观察了下他似乎暂时还没有想要杀他的意思,于是他慢慢从火器下挪出来仔细看了这个人的脸。憋都不憋耿直的笑了出来。“哎小兄弟你这哈哈哈哈哈这死鱼眼很有特点啊哈哈哈哈哈!!!!!!!”




壹决定了,要杀了这个人再去换张脸。




“你也不照照自己。”




他撂下这样一句话就不吭声了,那人懵了一瞬,还沉浸在这个人不人的东西开口说话的震惊里。反应过来后愤怒的,飞快的说了句。“我的脸怎么了!!!?有意见吗!?”壹并没有放下火器,他将火器换了个方向对准了这个聒噪的人,他认为很聒噪的人。




和叁一样。




他想起叁,想起那阵莫名其妙的情绪,忽地又发起懵来。




白衣人看他突然怔住,迅速的向镇子里跑去,跑出去几步又回来凑在壹身边挤眉弄眼的说了几句话,末了还拍拍他的肩膀。




“你我都是这个惨样,又何必互相为难呢是吧!再会!”便头不回自以为潇洒的走了,走的急匆匆。似乎是怕某个人追上来或者给他放一枪。




壹听见了这句话的尾音,反应过来去搜索那个白衣人的踪迹时已经是连片衣角都摸不着了。他将火器挎在腰间,看着手心,那里什么都没有又似乎什么都有。他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反复了几次便又回去镇上找其他行法者结束巡逻。




一切正常,除了某个长相异常难以言喻的人类。




壹回队里给大行法者报告了镇里的情况,隐瞒了有个不认识的人类闯进了镇里这件事。吉安大神仙说过但凡发现不认识的人类就要交给大行法者带到他那去。不过壹可不在乎吉安大神仙说过的话,在大行法者面前忽地想起那个人说的何必互相为难,或许是两人都惨不忍睹的模样让他抱有一丝同胞之感。亦或许是他来自外面,潜意识告诉自己,他可以解答自己对叁抱有的感情。




对于这个问题,壹深刻琢磨过两回,一次在自己屋里觉得自己贪图不是叁的钱财就是想和他打架。另一次是在叁的屋里在睡着的叁身边,叁睡了他还睁着眼。他看着叁,忽然生出自己大概是贪图这个人的想法。




哇塞,有点吓人了。




那晚壹冷静的想着,抬手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壹有意识的在寻找那个人类,只是找了好多天都没有找到。倒是小姜先寻到了他。壹再见到他时他手上系着红色的醒目的一块布,远远看过去在居民中简直是个活靶子。壹悄悄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小姜凑过来,扯着壹的袖子示意他跟他过去。居民们有些暗暗看着他们,有些直接围了过来。壹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一个小傻子,一群大傻子。




他甩开小姜的手,用火器顶着他的腰然后压过去小声的说,“跟我来。”随即就用他的死鱼眼恶狠狠的盯着围观的居民,在他们的围观中开出一条道,领着小姜离开街道中心。




有些行法者在场,他们也清楚的看见了小姜和他手上那个来路不明的布。鲜红的颜色直直的刺进他们的眼里,只是都默不作声。




“你是傻吗,其他花生人傻你也跟着傻?这布什么来头。”壹把小姜摁在角落,放下顶着他腰眼的火器,他被这群傻子折腾的头疼,握着火器一下一下的摩挲。




“我没有..!隐婆也说过让我不要戴着这个了,但是!但是...他说这样能很容易认出我!”小姜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上的布,小声的反驳壹。“他,他是谁。”壹捕捉到一个关键字眼,那幅表情依旧没有变化,只是语气微微有些急躁。




小姜自然是感觉不到壹的语气变化,支支吾吾的不想告诉他。他答应了太子和小鸣,说好不告诉其他人他们的位置。壹怎么会看不出来小姜的犹豫,他直截了当。




“一个人类吧。”如果花生人能变换表情,现在小姜的脸一定很精彩。“没....不是——”小姜还想说什么,却被远处的火器枪声打断,声音之大让他们在镇子边缘都能听见。“怎么...怎么了!”小姜慌乱的靠紧身边的墙,紧张的问。“不清楚。”顾不上小姜,壹抓紧火器,匆忙的向声响处奔去,还不忘朝原地的小姜喊一句。“取掉那块布去找那个人类!”




如果他没记错,叁换班到了今天,就在那个声音发生的地方。




他突然害怕起来。




叁靠在一边和自己还比较熟的行法者站在一块,他注意到那个红胖子不会轻易攻击无辜人。于是他就像个木头杵在原地,他还劝其他行法者快像他一样,比划了半天。只是旁边的行法者不是很长眼或者很想不开,拿火器朝那个红胖子开枪。红胖子手上那根东西很厉害,叁刚才已经见识过了,所以在行法者靠近他的时候叁迅速往旁边扑过去。蓝光噼噼啪啪的闪过,那个行法者扑倒在地上。




叁感叹,我的天啊吉安大神仙。




红胖子拿着手上那个东西,四处张望了下,对比了居民的木然再看了看周遭行法者的尸体,似乎只有叁比较正常还在不畏惧的朝这边看。于是他向叁走过来,再掏出一张纸问他。




“你好,你见过这个人吗?”




叁的内心戏很丰富,他首先疯狂嘲笑了这个人的相貌,然后再想既然装木头就装的像一点,心一横就使劲摇头。反正本来就没见过。




红胖子哦了一声,打算离开了。叁看着他准备离开,呼了一口气。




只是这口气还没有呼完,他瞥见了壹。‘我的个蚁猴子啊’叁想,不如让我去死算了。




壹这个视角看不见叁的动作,他被那个红色的玩意挡的彻彻底底。




他害怕一切会伤害到叁的东西。于是他抬起火器,瞄准了红胖子。叁能看见壹,自然也看见了壹的动作,他想呼死这个小混蛋。可是他不能开口,这是在外面,在所有居民的眼睛底下。开口终究是坏了规矩,会被吉安大神仙拖走,最后也是死路。他想不到办法,只能抬高火器朝天上开了一枪。壹顿住了,红胖子也吓了一跳防备的看着叁,紧紧皱着眉。壹还是想扣下扳机,叁看在眼里迅速的摇了摇头。他看着壹慌张的样子,再配上那双死鱼眼。




噗,更好笑了。




红胖子看着叁的动作,转过身去看见了端着火器的壹,拿着那个怪东西横在胸前。叁迅速的朝壹跑去,壹也防备的看着那个红胖子,拿着火器和他对峙。突然红胖子拿出了一张纸,平静的问壹。“死鱼眼,你见过这个人吗。”壹想,我就是见过冲着你这句死鱼眼我都不告诉你。壹摇摇头,叁也摇摇头。红胖子略一点头又问了一个问题,“那你们可看见过一个手上绑着红布的家伙?”壹捉摸着他是在问小姜了。于是他也还是摇摇头。叁根本还不知道小姜手上绑着东西,耸耸肩跟着壹一起摇头。




“......你们倒是....非常默契啊。”壹干脆就在心里称呼他为矮冬瓜了。矮冬瓜再一点头,向着别处走了。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一只肥鸟,远远的只听见冬瓜一点点被风扯散的声音。叁凑过去想和壹问点东西,却看见壹那双死鱼眼紧紧盯着自己的手臂,表情和往常一样,只是透露出凝固的深沉。




叁心里咯噔一声。




他握紧了手,挪了下脚步,向壹身后的巷道窜去,速度之快。壹根本没来得及抓住他的手腕好好的再看看。眼睁睁的看着叁跑掉越来越远。




似乎再远一点,他就再也追不上了。




壹不会看错的,那是鬼蘑菇。他杀了那么多染了疫病的人,他是不会看错的。壹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掌心,他差点就握住了什么。他深思寻找的东西,也在被触摸到一点点的此刻慢慢溜走,壹捧不回来。




叁知道自己的手臂上长出了鬼蘑菇。




他发现的时候,潮水般的害怕,惶恐和不知所措。他下意识的想要瞒住壹,不让他知道。各种各样的心情驳杂在一起,充斥在大脑里。他没有去想其他人会怎样看他,也没有想被抓到了会被怎么样。其实并不需要去细细的想,只需脑袋一转下场就很清楚了。更何况疫病虽是零队负责,但是他们是收拾尸体的人。长了鬼蘑菇的花生人,到最后不就是死一条路可走吗。




叁考虑的是,壹怎么办。




虽然他不清楚壹是怎么想他的,可他毕竟是比壹早出来那么一列,壹没看过的书他可看过。花生人之间的爱情他也是再清楚不过了。都是人,谈情说爱不是很正常的事嘛。




他内心当壹已经是搭档以至更深层的关系。他们俩家门都不敲走窗户跳,睡都睡一起了就差亲嘴了!这还不深层吗!




叁躲在街后,壹暂时还找不来。他有些抓狂的挠挠自己手臂上的鬼蘑菇,疼的他咧开嘴舌头出来打了个转又缩回去,立马放下自己的手不再去碰那病毒般的东西。




瞎他妈疼了我天。




叁之前做任务的时候心里就揣着这心事,嘀嘀咕咕着是一直瞒着壹还是告诉他。他也是行法者,知道私藏患病人的后果。犹犹豫豫最后狠下心决定告诉壹,让他痛痛快快的给自己一枪。




现在壹真的知道了,破篓子装不住了。他想这真是极好的。




想着想着他忽的掉下几滴眼泪。




不想死,还没跟壹享受大好时光呢。不想死,还不知道壹怎么想的呢。不想死,万一壹也要跟着死怎么办。不想死,太不想死了。




叁躲着擦着眼泪,正想着怎样绕着壹回去家里,小姜偷偷摸摸的从面前走过去,他的手上系着鲜红的布,叁瞬间就想起了那个红冬瓜的描述。“小姜!!!”他低声招呼小姜叫他过来,小姜被叫到名字吓了一跳,转过头发觉躲在巷道里的人是叁,惊疑的走过来。“叁哥,你怎么啦?唔,眼睛都湿了!!”小姜叫出声而后又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叁嗤的笑出来,他扯扯小姜手腕上的红布,笑嘻嘻的问他。




“问你啊小姜,送你这东西的人是不是还拖着个红冬瓜啊?”




小姜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好,于是他低下头,不吭声。太子说如果有人要套你话你就不理他!太子还说如果看见一个红色的胖子就叫他走开!小姜心思单纯,叁几乎是没怎么动脑子就看破了小姜。但他不想说破,现在最大的麻烦不是这一些外来人类,而是自己身上的鬼蘑菇和壹。




叁摆摆手叫小姜离开,自己弓着腰卡在一间屋子的窗户上,想要上房顶去摸回家。又想起自己都没回头看一眼壹就这样撒腿跑掉,他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就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叁知道自己长了鬼蘑菇这件事是不会被壹告出去的,他永远不会。他就这样卡在窗户上,深思着陷入两难间。




壹几天都没有找到叁,不知道是他心越急越没有头绪,还是叁藏的太好了。他面上平静的和队里行法者们一起去巡逻,暗里夜晚跳上房顶一片街道一片街道的寻。他还是觉得不妥,叁就这样跑走,如果手上的鬼蘑菇叫居民或者其他行法者看见了....。壹猛地打住自己脑内想法。他胡思乱想,实在说不清楚心里这股异样的情绪。




叁一直没有出现。壹缓下心想不定是叁好好的躲起来了,最近一队二队没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他决心去找那个白衣人,那个小姜不愿意说出来的人。




只是计划打定他还没有实施,那个人就自己找上门来了。和小姜一块,只是手里还拖着个不情不愿的一直在挣扎的人,露出一小截长着鬼蘑菇的手臂。“放开我啦小姜!还有这个,这个什么人!放开我!——嘘别推门!!哎!”他被拖进去,觉得生无可恋。安静的装了一会儿尸体憋不住又偷偷抬眼瞥着壹,这个他不想见又不想跑的人。壹面无表情,叁也跟他大眼瞪小眼。满心的不愉快,移开视线趴在地上不知道是在生自己的气还是在生身边这两个人的。




他本来好好的躲在后山整日无所事事,无聊的擦自己的火器。饿了就差遣小姜给他送蚁猴子吃,小姜听了连忙摆着手拒绝他。“叁哥...隐婆叫我们别吃蚁猴子!”叁觉着奇怪,耸了耸肩不放小姜走。“那你说,我吃啥?隐婆呢?”“隐婆说,我们是蚁猴子变的....所以叫我们别吃。”叁沉默,抖抖自己一身的鸡皮疙瘩。他说。




“那我还真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被我知道了呕..”




“哎兄弟咱们可又见面了真是缘分啊——我还这样风流倜傥你还是如此惨不忍睹......”白衣人袖着手对壹道,壹没有像对待叁时的耐心,对于聒噪喋喋不休的人他只有一个解决方案。他拿过腰间的火器,对准了那个人。“太子!!”小姜一看不得了,扑过去挡在这个被叫做太子的男人前面。




“我问你,想让他好,看不得他受一点委屈一点伤。只想和他在一起,这是什么情况。”




“我生病了吗?像疫病一样的?”




壹指着太子问,他是真的搞不太清楚了。在意,看上,贪图,他才出世没多久,摸不清自己的想法。隐隐约约有点影子,却得靠别人来点破。他的视线落在叁身上,一直看着叁。等待着太子的答案。




太子摸着下巴思考良久,忽地一拍手一跺脚。




“你这是喜欢啊!你准是喜欢上哪家姑娘了!”




叁听了惊得一骨碌爬起来,刚好对上壹那双平静的死鱼眼,心里发麻如棉絮一样纠结在一块。手胡乱的在地上抹了几把握紧了,撇过头不去看壹。他怎么会听不明白壹的话,壹的第一个字一出来他就心里咯噔一声忙说栽了要栽了。他心越乱就越想跑,观察着窗户腿暗暗发力想冲出去,随便跑到哪里去。小姜注意到他奇怪的动作,走过去想拉住叁,叁以为他要做什么,窜起来就跑。




只是壹更快,一手丢掉了火器然后按住了他的腰。掐住了他身上长的鬼蘑菇。“你跑什么。”而后平静的说,叁现在听见他的声音就有点不自在,“你快放开我!”




“哇塞...........大片,小姜你别看。”太子在一边看着他们俩一个动作迅速的跑一个动作更迅速的追,看的真是目瞪口呆。不由啪啪的鼓起掌,小姜一脸不明白。问太子,太子却说。“小孩子要懂什么。”




小姜委屈。  




“我先前是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感觉,不过看你的表现....你是知道这种感觉咯?”壹紧紧的抓着叁问道,叁现在觉得,壹的死鱼眼不好笑,太恐怖了。




恐怖过头了。




换个室友来得及吗吉安大神仙。




叁不认命的想。




不过他还真是意外的好运。原本以为壹对爱没有一点点兴趣每天就知道任务任务巡逻巡逻,当个搭档做个朋友也挺好的,满足了满足了。那就不告诉他一些其他的东西了。现在看来,开窍了,有一种不亚于养的崽长大了的那种心情。




“你为什么要跑,因为鬼蘑菇吗。”




叁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时候他是应该肯定呢,还是肯定呢。于是他点点头,接着看见壹那下撇的嘴角似乎更下了。叁想,过几天还是要去换个嘴 ,这个嘴看着这是太不喜庆了。“不喜庆,那什么才是喜庆。”他这才尴尬的发现,自己竟不留神顾自念了出来。他转头想要找太子帮他解释一下,可转过头去旁边早已没了太子和小姜的身影,看来是早早溜走了。




……………………。




愤怒,生气,这两个只会看形势的家伙!!!!




“我松开你,你别跑。”壹低声说,然后仿佛是要确认他不会跑一样,缓缓的松开叁。叁无奈的站在原地,如果他想跑早就跑掉了。壹走去旁边将火器捡起来摸摸刚才摔出来的裂痕然后挎在腰间,心疼溢于言表,其实叁从他那张脸上根本看不出来心疼,壹自己干巴巴的说了句好心疼。壹还说,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小伙子你这是泡我的态度吗。




叁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瞪着壹说,“那你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有,很有。”




“我喜欢你,叁。”




叁几乎是热泪盈眶,妈嘞吉安大神仙。有生之年,有生之年。一瞬间脑子被喜悦和熬到头的单恋冰雪消融春暖花开来来回回冲刷了好几遍,破开远方冻土。壹这样真真切切的站在他面前,说出这句他想都不敢想的话。




“不是那个人类,困扰我这么久的东西我还抓不住。”壹看着自己的手心。




“等,你说困扰你很久?等等,你一直喜欢我啊?”叁看见壹缓慢的点点头,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傻子。




好吧,一个傻子配另一个傻子。




后来每个行法者都接到了任务,全力扑杀那个红胖子和太子。叁和红胖子不熟,但他好歹是认识太子和小姜。他和壹带起头来,将拥护欧阳吉安的大行法者杀了,壹取而代之成为零队的领袖。隐婆告诉了他们被欧阳吉安隐藏编造的真相和谎言。




壹和叁握紧手,杀了一个个傻乎乎的不愿意追随他们的居民。他们在镇子的高楼上,等待小姜带着太子来找他们。可他们再也没有等到小姜。只等到浑身是血的太子和荧蓝的石头,还有一个脱力的红胖子。




最后,太子走了,风尘仆仆。




平平静静。




“............?你再说一遍??”叁习惯了坐在地上,震惊的仰头看着壹。




“他们告诉我,互相喜欢的人是会亲亲的。”壹弯下腰去,自认为认真的对叁说。




被带坏了。




叁胡乱点点头,看见壹配着那对死鱼眼,将舌头伸出来。




叁不清楚壹是什么恶趣味,他还用着那副假眼睛。他沉默的思考了要不要张开嘴。得出结果是,不要。




下不去嘴。叁朝壹比了个暂停的手势,然后趁壹没有反应过来。




跑掉了。




一边跑一边朝身后喊,“你马上摘了那对眼睛!!!!”




“不然你别想亲我!!!”
















第一次写双行法 实在是不会写 没办法啊我只是个破画画的 看完都是勇士


评论
热度 ( 86 )
  1. 李画眠凌云壮志 转载了此文字

© 李画眠 | Powered by LOFTER